'); })();
'); })();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社会民生

真假结婚证明迷人眼 马氏姐弟维权结愁肠

(记者 罗青 高帅)近日,延安市洛川县凤栖街办有一起是否夫妻的案子闹的不可开交,事情围绕“是不是夫妻、有没有结婚证,结婚证明是否虚假”问题展开,个中原因让人唏嘘。
 


        8月中旬,记者接到洛川县马洪龙投诉,称2015年凤栖镇人民政府为其父生前同居女友屈爱玲开据虚假证明,致使其父位于凤栖镇北街村一套面积126.35平方米的房屋和位于府北街的一套房产长期被屈爱玲占有。他和姐姐马瑞瑞多次到凤栖镇政府询问,均被告之:由于近年来机构改革,部分档案遗失,其父马宏礼和屈爱玲结婚档案也在遗失范围内,所以给相关单位开据了二人结婚证明。“但是这份所谓的'结婚证明'却疑点重重”马洪龙如是说。
 


        马洪龙说父亲马宏礼是2015年7月3日因交通事故不幸身亡,由于事发突然,父亲并未留下遗嘱。他和姐姐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规定,作为子女理应是第一顺序法定继承人,上述两套房产应归他和姐姐继承!但实际情况是,自从父亲去世后屈爱玲一直霸占着这两套房子,拒不腾房!无奈,2017年3月,他和姐姐马瑞瑞把屈爱玲起诉到洛川县人民法院。2017年6月19日,洛川县人民法院(2017)陕0629民初495号民事判决书依据最初凤栖镇给县民政局开据的结婚证明等认为,马宏礼位于凤栖镇北街村一套面积126.35平方米的房屋和位于府北街的一套房是马宏礼和屈爱玲婚姻存续期间修建和购置,原告马洪龙、马瑞瑞不能提供证据证明被告屈爱玲占有的房产属其所有,驳回了马洪龙、马瑞瑞的诉讼请求!
 


       8月22日,记者到洛川县凤栖街道办进行实地走访,被告之原来凤栖镇负责档案的工作人员张佳已经调离。记者辗转联系到张佳,她说,“证明”是她的笔迹没错,但是要开这样的结婚证明不是随便就能开的,要提供原结婚证破损或村上的证明才能开据。她说记不清楚当时是什么情况了,好像是有村上的证明!随后,记者在凤栖街办行政办公室找到了这份便函存根,并没发现张佳说的破损的老结婚证或村上任何证明材料!
     记者翻看马洪龙提供的反映材料发现:屈爱玲提供给一审法院的证据,其中常住人口登记卡和身份证上的名字是“屈艾玲”而非屈爱玲;提交给一审法院2003年3月12日与马宏礼的结婚证复印件(说是原件丢失),结婚证上的屈爱玲是1956年1月1日出生,而常住户口登记卡上的“屈艾玲”和身份证上的“屈艾玲”是1957年8月13日出生,结婚证上的名字是屈爱玲不是“屈艾玲”。不是同名字,不是同一年同日生的,让人质疑屈爱玲和“屈艾玲”就非同一人!马洪龙说屈爱玲有子女在风栖街办派出所上班、洛川县上上班,关系网巨大,这场官司他打的非常气愤吃力。

       马洪龙给记者看了一份和屈爱玲提供给一审法院同年度别人的结婚证原件:洛川县凤栖镇2003年8月15日赵建峰、冯晓若在洛川县人民政府所领的结婚证,结婚证上的印鉴明显与屈爱玲提交的结婚证复印件不同。
           陕西同顺律师事务所张玲侠律师说,一、在凤栖街办查不到任何关于屈爱玲与马宏礼领取结婚证的登记记录或档案;二、据查询凤栖镇2015年6月变更为凤栖街道办事处,而屈爱玲所持有的证明是2015年8月11日出具,用的印鉴仍是洛川县凤栖镇人民政府的印鉴;三、凤栖镇政府出具证明上的屈爱玲,户口至2011年尚属单独户口,户口所在地为洛川县府前街1062号;而马宏礼的户口在洛川县凤栖镇北街行政村092号;四、2007年3月25日,马宏礼给屈爱玲打借条一张,内容是马宏礼从屈爱玲处借款28000元,附加32000元,共计6万元,约定还款时间为2008年12月,并约定利息为月利率2分,如果二人于2003年3月12日结婚,不可能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还打借条。
       至此,马瑞瑞、马洪龙姐弟不服洛川县人民法院(2017)陕0620民初495民事判决书,已依法向延安市中院提起上诉。
        洛川县风栖街办这起真假结婚证明引发的房产争夺战如何落子?本报试目以待!

责任编辑:张海涛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工作邮箱 联系我们 意见反馈 笔者投稿 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