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延安

上海女商人销3亿假伟哥往非洲 主要成分玉米糠

  本报通讯员 吴东哲 金冠都 本报记者 吕艺真Cgm延安都市信息网

  从地下假药作坊买来的西地那非原粉,混上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玉米糠,倒在一起搅拌,经过压片、包衣、灌装,再装进包装盒,盒子上印上让人血脉贲张的刺激图片,成本只有一两毛的假伟哥就这样出炉了。Cgm延安都市信息网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过不了多久,这些挂羊头卖狗肉的小药丸就会堂而皇之地漂洋过海,出现在非洲大陆的商店里。Cgm延安都市信息网

  从2009年到2012年的三年间,金华海关就查到了三单类似的出口货物,按照产品市场价计算,货值达3亿多元,再一查,这些假冒性保健品的所有者居然是个年过半百的上海女人。Cgm延安都市信息网

  12月17日,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海关总署缉私局一级挂牌督办案件“3·31”走私淫秽物品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周某犯走私淫秽物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申报单上的玻璃相框

  变成了成堆的假性药

  周某今年57岁,虽然已经年过半百,但打扮时髦,“生意”做得很火红。仅在上海浦东,就有好几套房产。

  周某的丈夫、女儿和女婿都是做外贸的,周家在非洲多哥共和国的首都洛美开了一家进出口贸易公司,从1999年就开始经营进出口贸易,从国内组织假冒商品、假药等货物,发往洛美销售牟利。

  他们的报关也很有技巧,通常会选择出口贸易量比较多的口岸,因为这样遇到海关抽检的概率低,不容易出事。

  但去年3月31日,在义乌海关国际物流中心,周某的如意算盘打空了。

  这天的查验台上,查验关员发现周某报关的货柜有些异常,申报单子上填的是玻璃相框和胶带,可包装明显不对。

  申报不符,这是进出口报关企业逃避海关监管的老伎俩,凭着职业敏感性,查验关员立马组织工人清点货物。这一清点,却发现货柜里装的哪是相框和胶带,而是成堆的性保健品,更夸张的是,包装盒上还印着大量淫秽图片。

  粗粗地算了算,这批性保健品共计有60多万盒,药监部门鉴定,其中170余万粒由淫秽图片包装的性保健药,均含有“万艾可”,也就是俗称的“伟哥”。

  其实,早在2009年和2012年2月,金华海关就查到过类似“挂羊头卖狗肉”的货物,都是假冒性保健品,但因为报关人用的是假名,调查难度大。

  这三单出口货物,按照产品市场价计算,货值达3亿多元。

  重大的案情引起了海关总署海关缉私局和公安部领导的重视。去年4月10日,金华海关联系公安和药监部门共同成立了专案组。

  欲擒故纵幕后货主落网

  顺藤摸瓜抓获上线卖家

  通过一系列的调查,一直在幕后操纵的周某进入了警方的视线。

  可就在专案组准备实施收网抓捕时,狡猾的周某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提前离境出国。

  直到三个月后,藏身洛美的周某觉得风头已过,动身回国。

  7月5日,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迎接周某的是一副冰冷的手铐。

  在大量证据面前,周某不得不承认自己就是假性药的所有者,并且还透露了假药的供货方李某。

  年仅35岁的李某,在福建老家小有名气,老乡都说他是“大财主”,开着价值80多万元的豪车,在广州买了三套房子。

  周某要进货的时候,李某就找厂家买假性药。一颗出厂价一两元的假药,经李某一转手,就卖到了五六元。平日里,他还带着不少老乡在广州做组货的“生意”,周某只是他众多客户中的一员。

  去年7月25日,李某在广州的家中被抓获。在他的通讯录里,客户遍及全国28个省市区,仅有海南、新疆等少数几个省份没有涉及。

  假药厂房偏僻隐蔽

  警方突击全员落网

  找到了供货方,那生产方又是谁呢?专案组很快锁定了位于广东佛山南海区的一处厂房。

  这个坐落在荒田中的厂房看似不起眼,四周窗户都用铁皮封死,三重铁门常年关闭,周围的居民对这个厂房都一无所知,以为是个不起眼的存货仓库。

  制造假药的工厂白天停工,晚上10点到早上8点才开工。经过一整晚的生产后,工人会在天亮前把整套的生产设备、工具收拾好,运货的车直接开到车间里,把产品拉走,不留一点蛛丝马迹。

  去年7月25日凌晨,抓捕组对这个生产窝点进行突击。民警从厂房一侧的厕所翻墙入内,迅速抓获多名正在进行假药生产的制假人员,现场查获大量生产假药设备和假冒性药。

  随后,负责印刷淫秽外包装的犯罪嫌疑人董某也在同一天落网。

  这一次,专案组一举打掉3个走私、制贩淫秽物品及假冒性药的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19名,缴获生产设备30台、假药320余万粒、淫秽图片252万张以及生产原料140余桶,案值逾1亿元。至此,一个集走私、制贩和销售淫秽物品及假冒性药的犯罪网络顷刻崩塌。

  假伟哥成本低廉利润丰厚

  警方介绍,这次查获的假伟哥用的原料是从地下假药作坊购进的西地那非原粉,每公斤价格在六七百元到几千元不等,纯度也没有统一标准。

  伟哥学名“万艾可”,本身是处方药,消费者本来就不能随意购买。如果药品中的西地那非含量超标,轻则因为勃起时间过长,导致阴茎炎;重则出现血压下降,或者缺血性视觉神经病变,甚至有可能导致失明或者死亡。

  但在制造假药的工厂,工人们都是直接把多种原料倒在一起搅拌,连基本的称重器材也没有,只是凭感觉装药量。警方在现场抓获的9名制假的犯罪嫌疑人,他们大多来自河南,年纪最小的只有13岁。对于“万艾可”的配料比重,他们一无所知。

  除了西地那非原粉,假伟哥的主要成分是玉米糠,这些成本只要一两毛的假冒药品,经过几次转手,到市场上有的能卖到八九十元。

责任编辑:宋妍Cgm延安都市信息网

责任编辑: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供稿服务 人员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