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延安

北京楼顶别墅主体拆完 垃圾清运春节前难完成

工人在楼顶清理垃圾供图/新华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工人在楼顶清理垃圾供图/新华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拆除前的“最牛别墅”摄影/本报记者袁艺。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拆除前的“最牛别墅”摄影/本报记者袁艺。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拆除后的“最牛别墅”摄影/本报记者袁艺。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拆除后的“最牛别墅”摄影/本报记者袁艺。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最牛违建”主体拆完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昨日下午,人济山庄“最牛违建”基本已经被拆除,主体结构已经不见。不过,房顶上仍留着草皮和碎块等物体,让这栋楼相比其他楼来看,顶层有些“臃肿”。海淀城管人士表示,目前“最牛违建”主体结构已经拆完,建筑垃圾渣土清理也比上次实地勘察少了一半。不过因为节日期间,有工人请假回家,清理工作在春节前很难完成,目前楼顶有15名工人,工作主要是对拆下来的建筑垃圾进行清运。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本报讯(记者 孟妍)昨日下午,位于人济山庄的“最牛违建”主体结构已经被基本拆除。张必清表示,自己并未随时关注拆除工作的进度,也不在北京,所以并不知道具体情况,只知道工作还在进行中。城管表示,虽然主体结构已经拆完,但垃圾渣土的清理工作需要在春节后完成。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昨日下午,人济山庄“最牛违建”基本已经被拆除,主体结构已经不见。不过,房顶上仍留着草皮和碎块等物体,让这栋楼相比其他楼来看,顶层有些“臃肿”。如今,“最牛违建”所在的B栋楼的住户已经习惯了门口的走廊设施。这条木制走廊,就是数月前为拆除工作搭建的,目的是防止高空坠物。一位住户说,目前因为好奇而进楼参观的市民已经很少了。北京青年报记者发现,周围行人路过时,也已经不像刚拆除时那样,会抬头观望建筑拆除的情况和拍照。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张必清对北青报记者表示,由于心疼自己的建筑,他最近已经不愿随时与参与拆除工作的工人保持接触。因此,房子已经拆到什么地步,他并不知情,只是听说一直在按计划拆除。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城管:是否全拆完 目前无法测定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本报讯(记者 李涛)昨天上午,北京市海淀区城管执法监察局紫竹院队队员进入人济山庄楼顶“最牛违建”实地勘察,经过勘察海淀城管人士表示,目前“最牛违建”主体结构已经拆完,建筑垃圾渣土清理也比上次实地勘察少了一半。不过因为节日期间有工人请假回家,清理工作在春节前很难完成,楼顶是否完全恢复原貌,要到建筑垃圾全部清理以后才能对比规划图作出。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据昨天进入人济山庄小区B栋楼顶的城管队员介绍,目前楼顶有15名工人,工作主要是对拆下来的建筑垃圾进行清运,目前储藏室、温室、假山等主体建筑已经拆除完毕。据城管队员称,为了不打扰居民正常使用电梯,目前每天22时以后才能利用一台电梯向楼下运送建筑垃圾,冬天楼顶风大,为防止高空坠物,工人也不敢使用切割机等设备。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同时,北青报记者从海淀城管部门了解到,“最牛违建”所有建筑垃圾全部运走后,将会对其进行测定,看是否恢复原规划图原貌,这也是判定“最牛违建”拆除工作是否全部完成的标准,“只有恢复原貌,才能认定为违建全部拆完,但目前还无法做这个测定,需要等建筑垃圾全部运完。”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北京市海淀区城管执法监察局紫竹院队副队长朱嵬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拆除过程中业主比较配合,违建的主体建筑已经被拆除。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8月12日,有媒体报道人济山庄4号楼楼顶覆盖上千平方米违建。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8月15日,工人开始从葡萄架拆除。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9月12日,该处违建第三层已经完成拆除。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9月25日,海淀城管表示,预计10月底前拆完。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10月26日,拆除工人由10人增加到18人。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10月30日,城管队员首次进入内部实地勘察。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11月26日,海淀城管负责人称年底全部拆完。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12月19日,海淀城管表示,“最牛违建”主体结构已经拆完,何日恢复原貌尚无准确时间。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对话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张必清:我很心痛,我的作品再也不见了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北青报:现在楼顶的建筑拆除得如何了?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张:不知道,不知道,我不想问他们,所以现在什么情况我也不了解,我不在北京。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北青报:之前不是说秋天回北京吗,为什么现在也还没回?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张:我不敢回,每次定好回北京的日期又想拖。我觉得这一年半就先在外地待着吧。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北青报:你怕的是什么?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张:事情已经这样了,我已经不怕人议论了。我心疼的是我的作品,多么美好的东西,我从设计到建造花了太多心血,现在都不敢问拆除进度。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北青报:你现在还会关注吗?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张:我时不时就上网看看房子怎么样了,但又不敢看,怕看到拆完了的新闻和照片。我看到刚才新华社还发了新闻,还有我房子的样子。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北青报:你现在身体好点了吗?之前说是为了这事还病了?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张:我现在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也有力气了。刚曝光那几天我的身体很不好,也吃不下饭,没想到会曝光,全国都在说我,突然这么一下,当时从里到外人很虚弱。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北青报:大家都说你什么?你最怕听到的是什么?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张:这件事之后,全国都在拆违建,我看到好多人在怨我,说都是因为我他们自己的违建才被拆。也有些朋友这样说我,他们也受到了影响,直接来找我抱怨。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北青报:之后还有什么打算吗?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张:还没想好之后怎么样,我就是想着先把这一段日子熬过去。你看了我的房子了吗,现在怎么样了?是什么样?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北青报:拆除的工作一直在进行着。你现在有什么想法?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张:我很心痛,我的作品再也不见了。是不是全拆完媒体又要开始报道我?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北青报:按我们的经验应该是的,因为这是个事情的完结。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张: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面目全非的家,我都不想再回去了。家里人也劝我别回北京,怕我再得个心脏病。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文/本报记者 孟妍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责任编辑:宋妍MbG延安都市信息网

责任编辑: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供稿服务 人员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