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社会万象

被掉包的青春 ——真假杨登科之谜

杨登科公开邀请黄登科在学校门前一辨真伪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杨登科至今保留着自己初中时的学习证明材料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新闻提示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延安吴起县80后农家子弟杨登科,1999年初中毕业时考入延安市农校,他的录取通知书、户口、及初中档案悉数被甘肃省的另一位农家子弟黄世权挪用。从此两人的命运发生了根本性变化:黄世权成了杨登科,后又改名黄登科,并成为副镇长。而真正的杨登科错失第一次端“铁饭碗”的机会后,又苦读三年考上大学,终因档案不全,失去了最后一次改变自己身份的机会。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尽管吴起县纪委已经对此立案,但十年对真相的追问,并没有给杨登科一个满意的答案。命运的拐点在12年前出现后,让当事者两人,再次陷入尴尬的十字路口。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我才是真正的杨登科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我叫杨登科,吴起县楼坊坪中学的毕业生。”杨登科忙不迭地掏出身份证,展现在记者眼前,随口报出一串号码,同时不忘解释:“这是现在的身份证号,以前的被人盗用了。”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7月的延安吴起县,正午时分,酷热难耐。杨登科匆忙从路边一家商店货柜里取出一个纸袋子,闪进出租车里,对记者解释:里面装满了证明自己才是杨登科的原始证据。然后在下一个路口,他又把这些宝贝藏到同学办公室的抽屉,习惯性地还是那句:当心着!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杨登科出生于1982年5月6日。2002年高中毕业,他收到了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后,兴高采烈地到驻地派出所办理户口迁移手续,却被告知,1999年8月份,你的户口早已迁往延安市农校。”杨登科说,自己当时就傻了眼。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杨登科在村里开来了自己是“黑户”的证明,驻地派出所重新给他建立起户口档案。“我现在这个户口就是当时补录的,身份证号码也和原来不一样了。所以户口本上显示,我家有一个杨登科在1999年上延安农校,另一个杨登科在2002年在杨凌上大学。”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本想着一切都会顺利的杨登科,人生又被卡了壳。2005年7月,他带着户口和大学学籍档案,回到原籍吴起县,等待分配工作。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在县人事局交档案时,工作人员说我的有问题,因为没有初中档案,不予接收。”杨登科回忆道,当时工作人员用惊讶的口吻说,人家杨登科早都工作了,怎么又冒出来你这个“冒牌货”。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杨登科找到时任人事局局长,诉说了自己在1999年初中毕业时的遭遇,和大学毕业后再次面临的尴尬。“局长查了我的大学档案,对我的毕业证件做了查询后,最终让工作人员接收了档案。”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当年毕业的大学生,最初都被安排到事业单位,2008年清理库存人才时,剩余人员全部安排在企业。”杨登科说,由于自己的档案不全,成了“问题人员”,每次安排工作,都会被推脱,“你再等一下。”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杨登科最终还是错过了分配工作的最后机会,至今在县城无固定职业和房子,6年前还因此离了婚。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杨登科的老家在延安市吴起县白豹镇杨园子村杨洼沟门组,家有四个姐姐,两个哥哥。大哥杨明科说起小弟杨登科,一脸自豪地告诉记者:他从小就很好学,是兄妹七人中最优秀的。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杨家小儿子杨登科是他家唯一一个油花花,还让人家给舀走了。”村民感慨道。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3000元买的录取通知书?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当年中专也包分配工作,所以很吃香。大多数学生都愿意上中专,毕业后就有一份稳定的工作,端上‘铁饭碗’。只有考不上的学生才上高中。”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杨登科解释道:我家孩子多,经济又跟不上,我就只报了中专,希望三年后就能为家里分担些负担。我感觉自己有把握上中专,所以就没有报考高中。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杨登科当年中考成绩过了中专录取分数线,“但是最终没有接到录取通知书。”一直等到要开学了,感觉没学上了,才在吴起中学找到了上高中的机会,条件是要掏1800元的借读费。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大学毕业后,杨登科发现自己户口和初中档案其实在3年前就被别人挪用了。他才醒悟,三年前自己其实考上了中专,但是被别人顶包了。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这个时候我想起来一件事,就是上大学期间,有一次初中老师遇到我说,都说你在铁边城乡政府上班,都当上干部了。这位老师还专程看了一趟,结果发现不是你。”老师提醒到,听说人家用了你的中专录取通知书和初中档案。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经过两年暗地里调查,杨登科发现,“另一个杨登科不但和我同名同姓,出生年月,家庭住址也一样。而这个杨登科的真实身份,其实是距离自家8公里外的陕甘交界处——甘肃省庆阳市华池县紫坊畔乡黄庄村的黄世权。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今年5月29日,黄世权的父亲黄耀明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杨志安(杨登科父亲)和我还有亲戚关系,说杨登科考上了延安农校,不想去上,通过杨思(黄世权嫂子的姐姐小名),我大媳妇的姐姐,给我们传(说)的是,娃(杨登科)不上那个学了,户口要出让了。”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杨思就问我,我说我娃(黄世权)这边也没考上,如果说好了,能行。”黄耀明称,杨志安当时“一分钱也不要”。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已经给了户口,我说给1000块钱。”黄耀明称,“后来我娃(黄世权)都已经到学校上学了。杨思又跟杨占权(原村支书)说,钱给少了,杨占权就来寻(找)我了。”黄耀明称,他又给了杨志安2000元,加上第一次给的1000元,一共给了3000元。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杨登科称,“黄世权承认是他当年用我的中专录取通知书上的延安农校。几年前,杨占权曾约我和黄世权一起见面吃过饭,说这个事情别闹了,你也闹不过人家。当时没提到黄世权家掏钱买我中专名额这回事,我也没要求他给我经济补偿,我只提出把我原来的户口、初中档案还给我。结果没说到一起,不了了之。”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看紧任何一个环节就不会出事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杨占权在杨园子村做了近20年的村主任,接着做了10多年的村支书,于2011年退休,今年69岁。他是杨登科的堂爷爷,爱人和黄耀明的爱人是同胞姐妹。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杨占权告诉记者,黄杨两家找他说和,但他对之前的“交易”不知情。“我说再出2000元,一共出3000元。”杨占权称,“双方同意了,钱也拿了。那时候拿学校录取通知书就可以办手续,调档案。”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杨登科向记者强调,自己对“交易”录取通知书一事彻底不知情。在当时的大背景下,要想跳出农门谋一份吃商品粮的途径,只有参加中专和高考两条路,对一个普通农村家庭而言,没有人会为了一点眼前利益葬送孩子一辈子的前程。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在证实自己确实被掉包后,从2006年开始到2013年间,杨登科曾不间断地向县、市有关部门反映自己中专录取通知书、户口和学籍档案被盗用的系列问题,但多年过去,却一直没有处理结果。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2016年,我父亲去世前,曾叮嘱我,小心黄家给咱家泼脏水。你告人家这件事,黄家上门都闹了好几次了。”杨登科及家人表示,为了证明这份清白,也要把事情闹个明白。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7月20日,记者试图联系杨占权,了解当年“中专录取通知书买卖”的内情,被告知“先一天已经被人用车接走了。”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一位不愿具名、但熟知中专招录程序的老教师告诉记者:中考时,考生档案统一放在县、市招生办。考生的录取通知书会发放到县招办、学校或村委会。考生本人可以拿着准考证、村委会出具的证明,到招生办提取档案,再到当地派出所办理户口迁移手续。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这个中间任何一个环节要是复查严格,卡得紧,都不会出问题。”这位老教师强调:“要掉包一个中专录取通知书,必须有教育局、公安局及村委会相关人员的配合。否则,假冒考生即使拿到别人的录取通知书,也不可能调走别人的档案,更不可能到派出所办理迁户手续。毕竟你不是考生本人呀。”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吴起县教育局告诉记者,杨登科被顶包一事还是首次听说,会找当年招生办主任高某核实相关情况。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吴起县纪委已经立案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公开资料显示,黄世权利用杨登科的中专录取通知书,在延安农校就读3年,2002年毕业后,就职于吴起县铁边城乡,4年后调到吴起县吴起镇,升职为副镇长(副科级干部)。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2018年7月20日,吴起街道办公示栏,黄登科副主任的工作牌仍在其中。负责农业科技,高效农业,草畜产品开发和征地拆迁工作,分管镇畜牧站。记者检索发现,在街道办下发的同一份文件中,一会出现杨登科,一会出现黄登科。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吴起街办工作人员电话联系黄登科副镇长,传达记者希望见面了解内情的意思后,黄称自己正在包抓的雷坡村下乡。工作人员再次拨打电话,提示已经关机。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记者赶到雷坡村后,村民和村会计均称黄副镇长就没来。记者拨打黄副镇长两部电话,均无人接听,询问具体位置的短信也没有回复。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此前,黄副镇长回复媒体询问时称,不方便介绍具体情况。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对于黄世权如何冒用杨登科身份并改名黄登科,吴起县纪委告诉记者,已经立案,但案情进展及内情不便透露。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吴起县组织部告诉记者,吴起街办副主任黄登科在2006年由杨登科改姓而来,八九月份提升为副镇长。档案资料包括提干经过,都看不出问题。黄登科副镇长目前仍在正常工作。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但是记者一行从黄登科初中档案的照片上,一眼认出了杨登科:中分长发,白衬衣,扎红领带,着黑西服,和杨登科手中的初中毕业集体合影中明显是一个人。却和黄登科档案后面的照片,大相径庭。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组织部干部面对记者有关黄登科履历审查不实的疑问,答复道:我们没见过杨登科本人,再说这些照片都经历十几年了,我才来了两年。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黄登科父亲承认“(户口)改了多年了,(原户口)早注销了。”记者在黄登科的档案里看到,2006年6月19日,他向组织提出申请,说明自己小时候就被送给舅家“顶门”,跟着就改姓为“杨”,现在想把姓氏再改回来,获得批准。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记者走访了黄登科位于吴起县白豹镇的舅家,村民对黄登科给舅家顶门的经历感到莫名其妙,都表示“人家有两个儿呀,没必要让他顶门。再说,他舅家姓刘,也不姓杨。”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杨登科被黄登科冒名顶替的事情,在吴起县已成公开的秘密。“都闹了十几年了,怎么这事还没解决?”当地一位要求匿名的干部表示,对于凭真凭实学进入国家公职序列的人员来说,都为杨登科的遭遇感到憋屈,也为黄登科学历造假的行为表示摇头,“对于普通人家的孩子来说,中高考是改变命运的机会。如果分数都能拿钱买,教育公平从何体现?” 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文/图本报记者孙涛BrM延安都市信息网

责任编辑:yads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反馈 供稿服务 人员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