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社会资讯

村干部赊账吃垮面馆 18本账记录13村欠款

  华商报延安讯(记者 陈雪)2006年,沙师傅在延安市宝塔区元龙寺乡开了个面馆,2012年,他不得已关了门。沙师傅说,元龙寺乡32个村的村干部都在他的面馆赊过账,讨债两年,还有13个村拖欠4万余元。jfi延安都市信息网

  平均每村每年在面馆消费2000多元jfi延安都市信息网

  2006年,沙师傅的面馆在元龙寺乡开张,之后乡里各村的村干部经常来吃饭。“一般就是村支书、村主任、村会计。”沙师傅说,自己的面馆只卖盖浇面、炒面,但因为外债太多、资金短缺,不得已在2012年关了门。jfi延安都市信息网

  沙师傅说,元龙寺乡有32个村,每个村都在面馆赊过账。平均下来,每村每年能消费2000多元,都是以村委会名义公款挂账。“生意本来就冷清,也不敢惹恼他们。”沙师傅说,一般情况下,赊账时都是由吃饭人自己在账本上写明吃饭时间、消费总额、消费原因以及消费人。jfi延安都市信息网

  2012年饭馆关门后,沙师傅开始“专职”讨债,但有的村干部搬了家,有的打听不到住址,有的不承认欠账,有的差点动起手来……千辛万苦,沙师傅总算要回一些欠账。债务结清的,当事人就把账本拿走。jfi延安都市信息网

  去年,元龙寺撤乡并镇,归到宝塔区姚店镇。今年9月份,沙师傅又在姚店镇开了一间面馆。jfi延安都市信息网

  有村子欠外债近100万元jfi延安都市信息网

  27日,在沙师傅的新面馆,华商报记者看到了18个账本,债务涉及13个村子。其中有的村子欠7000多元,有的欠100多元;有的只消费一碗面,有的一次吃100多元;有的村子1个账本,有的3个账本。账本中大多记录的是“便饭”,也有写“填表”“请吃饭”的。jfi延安都市信息网

  沙师傅说,当时在元龙寺乡开饭馆的还有一位庞师傅,这些村子欠庞师傅的钱更多。对此,庞师傅的妻子表示,确有村子欠了饭钱,但具体欠下多少,她没有详细核算过,也难以索回。jfi延安都市信息网

  在沙师傅的账本中,张屯村欠账最多,有7172元。但张屯村村支书沙某向华商报记者表示,不知道此事。而沙师傅的账本中,沙某的名字出现过多次。jfi延安都市信息网

  此外,陈屯村的欠账为2675元,陈屯村村主任高某表示确有此事。高某说,村里资金困难,元龙寺撤乡并镇前,乡里每年都让各村把账务报上去,但钱都没有发下来。“我们村还欠庞师傅1万多元饭钱。”高某说,这些钱不是村干部私人消费的,都是给村里办事的时候,请人吃饭或者工作时吃饭所欠。村里现在有外债近100万元,但村里没有收入来源,没办法还。jfi延安都市信息网

  27日,延安市宝塔区姚店镇一名负责人表示,元龙寺的大多数村子都比较贫穷,镇上的办公经费也很紧张,镇政府会尽快督促欠债村子想办法将外债还清。村里往年的公款消费,镇政府会适当报销。jfi延安都市信息网

 jfi延安都市信息网

编辑:刘延飞jfi延安都市信息网

责任编辑: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意见反馈 供稿服务 人员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