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人文天地

吴氏大器:做钧瓷的传承者

点击查看大图

点击查看大图

点击查看大图

点击查看大图

钧瓷是宋代五大名窑瓷器之一,汉族传统制瓷工艺中的珍品,被称为国宝、瑰宝。以其独特的窑变艺术而著称于世,素有“黄金有价钧无价”和“家有万贯,不如钧瓷一件”的美誉。

河南省禹州市神垕镇因钧瓷而长盛不衰、驰名中外,有“中国钧瓷之都、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中国唯一活着的古镇”之美誉。该镇面积只有49平方公里,却云集了陶瓷企业400多家,生产钧瓷、炻瓷、高白细瓷等六大系列千余品种产品,是河南省重要的陶瓷出口基地。400多家陶瓷企业各坏绝技,精工细啄,共同推动了当地钧瓷业的持续繁荣。

在当地灿若繁星的陶瓷企业中,有这样一家企业不得不提。作为后起之秀,近年来大件钧瓷作品很多,屡创纪录,并且器型规整,釉色莹润,窑变丰富,在钧瓷界独树一帜——这便是吴氏瓷业(又名:吴氏大器)。而在吴氏大器总经理吴健看来,四十多年的创新和守护,不仅仅是传承和发展钧瓷文化,更是通过自己的作品,传承一种坚忍不拔的精神。

坚守夙愿做钧瓷

前两年,神垕镇有个熟人花10多万元在这里买了两对大花瓶,转手就卖了100多万元;还有窑口从这买了大花缸,拿出去参加博览会,得了个国家国家级金奖,有人出几十万元他都没卖……

现如今,在神垕,在禹州,乃至在河南,吴健、吴氏大器的钧瓷,都是响当当的。谁曾想到,吴健的钧瓷路,是用四十多年的辛苦耕耘换来的。

吴健是土生土长的神垕镇人,1975年高中毕业后就到镇办东风工艺美术瓷厂上班。在厂里,他虚心好学,吃苦耐劳,尊重领导、师傅,制瓷技艺提高很快。

1978年的经历对吴健尤为重要,虽然只有短短的几个月,但期间的所收获的,对日后自己“自立门户”做钧瓷起了很大的帮助。当时正值春天,在天津美术学院任教授的王嘉宾、王志江、王麦轩到神垕采风,吴健有幸被安排与3位教授学习。在这期间,吴健学习了关于造型、翻模具等技艺。

据吴健回忆,当时,王志江教授是全国的雕塑权威。他到神垕的主要任务是创作一件周总理的半身钧瓷雕像,要摆放在人民大会堂。期间,吴健成了王志江的得力助手,从设计、造型、翻模具、注浆到烧成,都全程参与。吴健告诉记者,特别是翻模具时,由于自己当时身材瘦小,常被王志江教授安排到雕像腹内工作,一干就是2个多小时。当时因钧瓷烧制技术有限,作品一直没有过关,最后被上级调走的只是一件周总理的石膏雕像。

吴健说,尽管有些遗憾,但从中学到了很多雕塑基础知识。

再后来,吴健还担任过厂里的车队队长、供销科科长,镇办铝矾土矿负责人等,但他从未忘记烧制钧瓷的愿望。

1988年年初,吴健在家里建了一座小窑,开始烧制钧瓷菊花餐具。每窑能烧制400多套,一套卖8元左右,产品供不应求。其间,他还创新地烧制出鱼盘、彩瓷花盆等。至今,禹州人提起当年的菊花餐具、鱼盘还津津乐道。这个时期,吴健也收获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随后,他的企业专门生产花盆,产品畅销东北三省、内蒙古、新疆等地;2000年后又开始烧制炻瓷,产品畅销欧洲、非洲等地。生产最红火时,厂里仅固定工就有400多人。

但吴健并不满足一直做炻瓷,因为做钧瓷才是他一直的夙愿,前几年钧瓷的发展趋势越来越好,市场逐步规范,而且钧瓷的价格不断攀升。作为神垕人,立志做出最好的钧瓷便是他现在最大的目标。

克服万难创新钧瓷工艺

据吴健介绍,在1997年的时候,他尝试烧过钧瓷,当时在神垕镇也排在前几位,但那时钧瓷的销路不好,就转做炻瓷。2005年,在从部队退伍儿子的“激发”下,吴健又开始做起了钧瓷。

儿子从部队退伍的时候,对上班无兴趣。于是爷儿俩一商量,那就做钧瓷吧。

他并告诉儿子,开始你就往坏处做,爸爸做后盾,你只管烧吧。

经历过一次失败,再次重来,对吴健来说无疑是“破釜沉舟”之举。然而,吴健所做的两件事令大家都猜不透,以为他犯糊涂了!

其一,鼓励儿子往坏处烧钧瓷;其二,在当时制作技术欠缺的情况下,吴健反其道而行之,做大件钧瓷。

后来,时间证明了他的抉择是明智的。

吴健告诉记者,“往坏处烧就是大胆创新,不要总跟在人家的屁股后走。创新就会有失败,等烧不坏了,也就成功了。”

对于改做大件钧瓷,吴健道明了缘由,他说,钧瓷今非昔比,无论造型、釉色、工艺、烧制方法,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我现在重新做钧瓷,要想赶超别人,再用10年时间也排不到前几名。所以,我就另辟蹊径,从做大件钧瓷起步,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内步入一流钧瓷企业的行列。

然而,大件钧瓷的烧成是十分困难的,钧瓷生在成型,死在烧成。

钧瓷大件成型就难,烧成更难,要烧成一件器型规整、窑变丰富的大件钧瓷则是难上加难,那么吴健是怎样克服这样的难题?

据了解,吴健因为烧过钧瓷,烧过铝矾土,烧过炻瓷,对原料的化学成分了如指掌。烧制大件钧瓷,成型的关键是坯泥的塑性要好,黏土的水分也要调整好。烧制时易炸裂,是硅铝原料成分的配比问题;窑变不好是施釉方法的问题。当掌握了这些方式方法,烧成大件钧瓷也变得简单了些。

来到吴氏大器的展厅,记者更加验证了吴健另辟蹊径做大件钧瓷的明智之举。在200多平方米的展厅里,各式各样高大的钧瓷花瓶、大鱼缸、手工打造的钧瓷摆件整整齐齐的在大堂放着。这些作品不但器型规整,品相端庄,而且釉色莹润,窑变丰富。徘徊在展厅中,就像在钧瓷丛林中穿行,人显得有些渺小,一些小的钧瓷摆件此时看起来似乎更小。

据吴健介绍,在他的作品中最高的蟠龙瓶3.4米,其中有一对活环瓶2.6米,梅瓶2米,虎头瓶1.7米。

吴氏大器的作品气势之恢宏、做工之精美、窑变之丰富,引了许多有名诗人为企赋诗称颂。据吴健回忆,印象最深的是,诗人雷鸣东参观吴氏大器的作品后,在回北京的火车上赋诗“吴钧大器艺超群,千古绝唱无比伦。和璧纵然价连城,何如吴家一件钧。”

做钧瓷的传承者

“前几年只顾埋头做钧瓷,想着只要把大件钧瓷做好了,就算对钧瓷发展作出了贡献,也体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现在看来不行了,酒香也怕巷子深啊。今后,我不但要做好大件钧瓷,还要宣传好钧瓷,让更多的人了解钧瓷、认识钧瓷价值,使钧瓷文化不断发扬光大。”吴健说道。

吴健对记者说,钧瓷是中国文化瑰宝,发展至今,钧瓷需要创新、需要发展、需要继承,每个做瓷人都希望瓷文化可以广泛传播,他也会为钧瓷发展奋斗终生。同时希望有更多年轻人来了解钧瓷,喜欢上钧瓷,用他们的智慧把钧瓷的技术和文化更好的传承下去。

除了那股子创新精神,和吴健大师接触过程中,记者还能明显感觉到他身上的那股专业而又低调的匠人精神。提及钧瓷的辉煌历史与艺术价值,他满眼深情,滔滔不绝;提及自身的成就,他却含蓄低调,一言带过。或许,正是他的这种匠人精神,才有了吴氏瓷业今天的成就与辉煌。

或许,吴健和他的吴氏瓷业烧制的不仅仅是一件件精美、大气的瓷器作品,传承、发展的也不仅仅钧瓷文化。他还在通过自己的作品,传承一种精神。

责任编辑:刘延飞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工作邮箱 联系我们 意见反馈 供稿服务 人员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