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人文天地

泪蛋蛋抛在沙蒿蒿林 兵哥哥守护千家万户

泪蛋蛋抛在沙蒿蒿林 兵哥哥守护千家万户

----献给延安消防安保一线“舍小家为大家”的执勤官兵

羊啦肚肚手巾呦 三道道蓝,

咱们见个面面容易 哎呀拉话话难。

一个在那山上呦 一个在那沟

咱们拉不上个话话 哎呀招一招个手。

嘹得见那村村呦 嘹不见个人,

我泪格蛋蛋抛在 哎呀沙蒿蒿个林

西部风云网讯:(员文博)金秋的陕北黄土高原,昼夜温差增大,一场冷空气过后,个别偏远的山区竟下起了雪,秋风凉凉,寒意阵阵,似乎冬天已经提前来临。

而在革命圣地延安,老区人民的心里却暖和着,处处洋溢着节日的欢腾,即将召开的党的十九大,从延川县梁家河走出的那个好后生,将带领着全国人民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崇高的政治地位,决定了繁重的安保任务。在圣地延安,有这样一支队伍,他们时刻奋战在安保任务的第一线,枕戈待旦,闻警即动,时刻准备着为党和人民的事业献出自己的一切。他们就是被市委市政府授予“圣地消防铁军”荣誉称号,被驻地群众亲切地赞誉为“红军传人,人民卫士”的延安市公安消防支队。

十九大安保以来,这支队伍始终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全警动员,誓师鏖战,以决战决胜的姿态全力投入消防安保工作中,涌现出许多平凡而又可歌可泣的感人事迹。

天色灰沉,细雨蒙蒙,沟峁纵横的山路间,延长县公安消防大队参谋王永明正在与时间赛跑。他要回家,连他自己也记不清有多长时间没和家人团聚了,他感到深深地愧疚;但想到身上的绿军装,想到17年的兵龄,想到消防部队养兵千日,用兵千日,日日备战,时时战备,“5+2”连轴转,“白+黑”不舍昼夜,换来万家灯火和谐安宁,他又感到无比自豪。他想,值了,谁让我们消防兵是和平年代最可爱的人!

2017年10月17日对于王永明参谋来说,是极其难忘的一天,也是极其纠结的一天。

难忘的是,他的第二个小棉袄即将降临人间,他又要当爸爸了;纠结的是,两地分居的他,多么想守候在产房外,第一时间迎接小生命的到来,然而眼下正值十九大消防安保的关键时期,火灾防控任务极其繁重,他怎么能离开工作岗位!

这天上午,大队长范向涛看出点端倪,“永明,你今天怎么魂不守舍,想婆姨了,还是工作压力大,要不要给你疏导疏导?(十九大安保以来,针对官兵长期高危险、高强度、高负荷工作导致的压力增大、思想紧张、心理疲惫等不良因素,支队组织开展了心理服务队下基层活动,通过开展心理辅导活动,切实帮助官兵消除执勤战备中的心理问题)”

“哎,老范,咋俩是同年兵,我告诉你,你可不准告诉别人啊,我婆姨都住院好几天了,也不知道咋样了。”

“啊,怎么了?咋不早说?”

“婆姨预产期说是今天,不知道生了没。”

“哦,喜事啊,我和教导员给你请假去。”

“哎,别-别-别,我到延长工作以来,支队党委已经很照顾了,支队爱心服务队(十九大消防安保以来,支队党委认真贯彻落实战时思想政治工作机制和从优待警政策,为帮助解决官兵家属实际困难,解决官兵后顾之忧,积极开展了官兵家属爱心帮扶活动,出台了相关方案,依托警勤中队和机关政府专职队员成立了爱心服务队)的官兵每天帮着接送娃娃上学,再不能给组织添麻烦了。”

“永明,你啥也别说了,这事听我的。”

中午些,支队领导回电话了,“像王永明这种同志应该给予表扬,我们部队需要爱岗敬业的好同志,也同样需要有情有义的铁汉子。准许王永明同志回去看看,你们大队要做好相关工作,好好劝劝永明同志,支队将再派一名机关下沉干部(为坚决打赢十九大消防安保攻坚战,支队将机关三分之二警力下沉一线,支队党委成员分片包干,实行蹲点式帮扶指导,同时积极落实“屯兵于街面”的要求,在全市合理调配警力,将兵力化整为零,在重点单位、重要场所蹲点驻勤,即使发现和消除火灾隐患,确保万无一失)给你们。”

“永明,你快点回吧,领导都同意了。”

“老范,明天十九大就要召开了,而且总队执法考评组不是马上来了吗,我这还有几个案卷呢,马上就处理完了,完了再走。”

从延长县到市中医院的路走了一个半小时,永明的心也纠结了一路,想起第一个娃娃妞妞出生时他人在宜川,就没能在跟前,不由得心里一阵难受。

赶到医院时,婆姨已经进了产房好一会,他在楼道里来回踱着步,喜悦着担忧着纠结着,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永明,生了,女娃娃,快抱抱,”他还在愣神时,丈母娘已经把娃娃放到她的怀里。此时,这个入伍17年特骨铮铮的陕北汉子泪眼婆娑,他的心是滚烫的,血是沸腾的,他深情地抱着娃娃,心中想着的是沉甸甸的责任,他紧紧地抱着娃娃,仿佛就是拥抱着全世界!

看见婆姨出来了,他快步走过去。

“永明,你可以啊,人人处处是伏笔啊,我刚和妈打赌说你肯定回不来,你这倒给我一个惊喜。”陕北婆媳性格直爽,刚经历了分娩阵痛的永明婆媳,没有埋怨,也没有娇气,竟和永明逗起了嘴,连《欢乐颂》的经典名言都搬出来了。

“一切皆有可能。”婆姨的爽快倒是让永明一下缓释不少压力,随口也来了句经典。

“你不回家已是常态化了,突然回来我倒不适应了。”

“老婆,你辛苦了,”他突然一把抓住婆姨的手,声音有些颤抖,“等这阵子忙完,我就休假,好好陪陪你们。”

永明的举动倒让婆姨感到惊诧,“其实我是明事理的,咋们结婚这么多年,我啥时候拖过你后腿,你抱抱孩子,就赶紧回单位去,这里有我妈呢!”说到这里,婆姨忍不住鼻子一酸,眼泪哗啦啦地流了下来,“你说你爸妈身体不好,你照不上,妞妞刚上一年级,你照不上,现在我妈身体也不好,年纪这么大了,整天还要照顾我,我嫁给你图什么了?”

丈母娘此刻也被这气氛感染了,眼圈泛起了红,“常听人说‘嫁女莫嫁消防兵,担惊受怕守空房’,我们老人也不图什么,只希望你执行任务时能够注意安全,平平安安!”

对于永明,此刻,时间似乎已经凝固,他轻轻地把娃娃放到婆姨身边,内心翻江倒海,又不忍直视婆姨的眼睛,突然转身离去,一步,两步,三步,突然又回过头,一个标准的军礼,旋即掉头大步离去。

羊啦肚肚手巾呦 三道道蓝,

咱们见个面面容易 哎呀拉话话难。

一个在那山上呦 一个在那沟

咱们拉不上个话话 哎呀招一招个手。

嘹得见那村村呦 嘹不见个人,

我泪格蛋蛋抛在 哎呀沙蒿蒿个林

这时,不知从哪传来这一曲高亢悠长的陕北民歌,只见一行清泪从永明的眼角滑落……

夜色朦胧,华灯初上,广场舞大妈跳得正酣,宝塔山的灯光秀绚丽多彩,车来车往,人潮涌动,人们欢笑着、唱歌着、嬉闹着……是谁在守护着这盛世太平,万家灯火?

而在沟峁纵横的山路间,延长县公安消防大队参谋王永明正在与时间赛跑……

责任编辑:刘延飞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工作邮箱 联系我们 意见反馈 供稿服务 人员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