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书画

黑白艺术:惊魂动地话狂草

图文/牛培顺

惊魂动地话狂草

作者近照

l 中国国际书画家协会理事

l 中国书画艺术家联合会理事

l 文化部中国乡协发展中心艺委会副主任委员

l 文化部艺术人才数据库战略合作书法家

l 中国领导干部书画研究院副秘书长

l 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大狂草书,顾名思义:狂放不羁也、有如神助也、书法中的大写意也。兴盛于唐,由章草、今草演变而来。非数十载精研细磨而能也;非一般灵性而能也;非一般情致所能也;非烂熟于心所能也,即所谓“心奇”才能“迹奇”,不可复得也。因其可直抒胸臆、达其性情、言其哀乐而备受历代习书者推崇和探索、追求并沉醉于此。然穷极毕生之精力,近两千年以来仅出现张芝、张旭、怀素、黄庭坚、宋徽宗、祝允明、徐渭、王铎、傅山等可圈可点之人,可窥见狂草难度之一斑。然其各独树一帜的鲜明个性成就了其历史地位不可撼动,亦非常人所能及也,足以流芳千古。

惊魂动地话狂草

斋号:龙飞堂

惊魂动地话狂草

牌匾:尚品轩

惊魂动地话狂草

石刻:清漪园

大凡狂草书,或似暴风骤雨、雷鸣电闪、山奔海立、飞砂走石;或如滔滔江水一泻千里;抑或气势如虹,万里云烟慑人魂魄,天地宇宙间之万物尽揽于颖毫之下,令观者心绪随之起舞,或感慨、或激昂、或惊叹、或悲壮、或耳畔仿佛响起震天杀声,千军万马驰骋疆场,惨烈搏杀之场景犹如浮现眼前。

“草”而“不草”,乃草书精辟之说、根本之道,古人早已有定则。忌浮烟涨墨、粗头乱服。一味求“狂”而不讲法度,非也。凭空想象、杜撰、臆造亦徒劳也,不过是自欺欺人、浪得虚名,不能传世也。狂草乃点线更凝练,恣肆奇纵,奔放险峻,长短肥瘦各有态,尽显大气磅礴、一气呵成之势。并极富浪漫主义色彩。其行笔往往出其不意,无半点做作、刻板、媚俗、纤弱之态。亦无碍无滞、脱尽拘束,笔到意到,断处似连、连处似断。穿插照应、错落有致、顾盼有情、曲处求直、圆中见方,大珠小珠落玉盘是也。正可谓“忽然绝叫三五声,满壁纵横千万字”。

惊魂动地话狂草

风来花自舞

惊魂动地话狂草

释文:家和万事兴

惊魂动地话狂草

释文:到处莺歌燕舞,更有潺潺流水

无传承便无根基、无脉络可循。讲求无一笔不从古人出,又无一笔似古人。无学养便漂浮、生涩、迟疑,无血肉筋脉之感,气运不畅,欲速则不达也。无底蕴便无字外功,易泥古不化,难分取舍,不能超迈绝伦也。无丰富之人生阅历,便平庸或呆板,难以掀起波澜、超越自我。无大家风范,便无大手笔、大自在、大气魄,取法自不高、眼界必不宽,底气亦难足矣,便难以产生横扫千军如卷席之奇气。胸襟敞不开,笔墨自然挥洒不起来。激情所致方能笔墨酣畅,方能精彩纷呈,方能得自然天成,方能发挥到极致而绝不落入俗套。无大彻大悟便无灵性,心灵难以彻底解放,情感的闸门难以开启、流淌、渲泄,亦难以创作出惊天地、泣鬼神之作也。

见字如见人,擅狂草者必定生性豪放、风流倜傥、桀骜不驯,非此概莫能外也。若胸无点墨,无海纳百川之襟怀,焉能挥洒出狂奔呼啸、跌宕起伏、波澜壮阔、惊世骇俗的旷世之奇丽瑰宝?

惊魂动地话狂草

释文:狂来欲碎玻璃镜,还我青春火样红

惊魂动地话狂草

自作诗《六十抒怀》:六十还年少,挥臂抖纤毫。血脉缠筋骨,气势与天高

惊魂动地话狂草

自作诗《论狂草》:狂风飞卷来,横扫千里去。黑云翻墨浪,惊魂又动地

责任编辑:李耀猛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工作邮箱 联系我们 意见反馈 供稿服务 人员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