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坛往事

闲云清风问终南--淳风文化窑洞艺术村听雨散记

         公元2017年10月14日,农历丁酉年八月十五后续十天,正是桂花黯然飘冷香的暮秋时节,序属已凉天气未寒时。受终南山清风闲云之深情邀约,历经地铁、公交兼双脚徒步辛苦,准时按点来到少陵朱坡半塬淳风文化窑洞艺术村。有着悠久历史与文化价值的中国佛教华严宗发源地——华严寺也坐落在这神奇的少陵塬畔。但见,灵魂深处渴望自由、追求诗意栖居的旧雨新知,三三两两,神交终南,坐望深秋雨后终南翠峰巍巍,俯瞰诗意飞扬樊川古风盈盈。谈笑间,清风浸肺倍儿爽,闲云缭绕更添香。好一个文人雅士齐聚地,真真是幽微灵秀数终南。

  闲聊间,一蓝衣秀士告诉我,终南山,简称南山,又名中南山、太一山,西起今天的宝鸡市眉县,东至西安市蓝田县。千百年来,这座毗邻古京城长安的具有地标性质的山脉,就是文人雅士诗书唱谈的热点。淳风文化窑洞艺术村,为西安立邦文化公司总经理何稳利先生所建。迄今已有十几家文艺社团在这里悄然安家落户,这里已然成了西安的一张文化名片。西安市长安区作协主席张军峰先生在这幽微秀美神奇神秘的淳风文化窑洞开坛“洞见”,散雨润肺滋心,已历三期,今天是“洞见”第四期。

  由于学殖贫瘠,不知“洞见”何意。在“打破砂锅”心态驱使下,我百度了一下“洞见”二字:洞见,指明察;清楚地看到。语出宋·秦观《兵法》:“心不摇于死生之变,气不夺于宠辱利害之交,则四者之胜败自然洞见。”清·平步青《霞外攟屑·掌故·陈侍御奏折》:“闻英夷之千里镜,可以洞见四十里。”鲁迅《野草·淡淡的血痕中》:“叛逆的猛士出于人间;他屹立着,洞见一切已改和现有的废墟和荒坟,记得一切深广和久远的苦痛。”啊!原来如此。张军峰先生果真是长安“真文人”、终南“名秀士”。

  未时中,中国书协会员、长安书协副主席,长安“四云”之一“云河”王秋惠先生现场挥毫泼墨,为“洞见”论坛书写“洞见”二字。但见王秋惠先生蘸墨润笔、挥毫点撇竖捺钩,篆书、隶书两种字体的“洞见”二字赫然入眼,大家功力和名人风范顿时跃然纸上。一阵风来,翰墨香飘四座,远散樊川。众人纷纷上前赞叹,争先求字,王秋惠先生慷慨,欣然允诺题赠,艳羡者各得心仪书法作品,满意漾在脸上。

  未时终了,申时刚到。清秀儒雅的西安市长安区作协主席张军峰先生泰然面对终南山,朗声清脆,宣布“洞见”第四期开坛。

  性简尚古,居闹市而守简约、处凡尘而持净心的西安市埙乐学会副会长梁无禁先生一曲埙乐《问道》,缓缓拉开了“洞见”第四期论坛的序幕。埙声幽咽,直穿心扉。现场一片寂静,呼吸几近停止,目光、耳朵齐齐伸向吹着埙的梁无禁先生,全然忘记了一切。埙声飘发着对生命的探问和渴望,绕着终南山,飘散开去,久久不绝于耳。

  一曲终了,著名收藏爱好者、读书人、策划人、文化大家崔文川先生,款步上场,正襟端坐,几句谦词开场,洞见肺腑,详述读书、做人哲理。崔文川先生认为,《诗经》是贵族的,不是平民的,当时文化教育的权力属于贵族,平民百姓写不出《诗经》的;读书是一种非常个人化的事情,不宜作为一种职业,作为一种爱好最适宜;阳明心学的关键点是知行合一,普通人难以做到。古圣先哲打马远去 闲云清风叩问终南。崔文川先生从收藏火花、藏书票的历史发展谈到读书与藏书这二者的联系与区别:读书是把书中写的东西与其他知识联系起来分析思考,从中悟出一些道理;藏书是把印成的文字保存起来,让它们保存到以后久远的年代,虽是“束之高阁”,却可留待后人去享用。崔文川先生对读书有着独特的见解,他认为不是所有获奖的就是好书,而阅读真正能为自己有所觉悟的书才是真读书。崔文川先生儒雅风流,从收藏到读书,娓娓道来,散雨终南,与会者享受着崔文川先生关于书的密语,如沐桂花香气。

  论坛间隙,梁无禁先生又演奏了埙曲《望终南》。悠悠气韵,急缓交替,恰是生命的颤抖,犹如士子们的终南情怀。曲罢余音绕埃,让人久久回味。下半场崔文川先生回答了听众的疑惑,让许多人在答疑解惑中又收获良多。

  王秋惠先生为窑洞艺术村书赠了王维诗作《山居秋暝》,诗中秋雨初晴后傍晚时分山村的旖旎风光和山居村民的淳朴风尚,恰是今天与会者的心情写照,寓示了各位文人雅士寄情山水田园、怡然自得的心情,给人一种丰富新鲜的感受。中国书协会员、西安市书协副秘书长高雍君先生,长安仓颉书画院副院长王皓先生莅临“洞见”,挥毫泼墨助兴,为各位爱好者题赠墨宝。

  日月如梭,时间真快,转眼到了酉时初。天色向晚,30余位文人雅士依依惜别。

  南山归来,兴致盎然。道院有尘清风扫,玄门无锁白云封,好一处名士栖居地;终南不墨千秋画,流水无弦万古琴,真真是幽微灵秀地。多情的岁月赠我以无尽的缠绵,今生今世,魂牵樊川,梦萦终南。

(闫 岩)

责任编辑:张海涛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工作邮箱 联系我们 意见反馈 供稿服务 人员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