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 明星八卦

汪峰:章子怡是个由内而外美丽的女人

章子怡汪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发自内心深处的理解和相伴,是非常重要的。相伴可以指从头一秒到一生,也可以是好的时候同甘,坏的时候共苦。放到我们这些公众人物身上,这一点就更难,更可贵,更不容易。启动“存在”全国巡演,出任第二季《中国好声音》导师,发行新专辑《生来彷徨》;宣布恢复单身,被曝与章子怡秘恋,被卷入全民“帮汪峰上头条”狂欢;在巡演上海站发表“八分钟告白”,与章子怡互转微博并以“King”“Queen”示爱……在一轮又一轮的喧闹中,汪峰一直没有面向媒体回应过各种问题,这次,他终于接受了新京报独家专访:“我今天来做这个采访,就已经表明我会诚恳地和你沟通。”而谈到章子怡时,他更直言:“她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儿,同时也是由内而外美丽成熟的女人。”

“My Music King”——她表达心情,这很自然

新京报:在你发专辑的当天,章子怡转发了你的微博并附上“加油!My Music King”,这算是她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表达对你的支持。她之前跟你沟通过吗?

汪峰:她就是想表达自己的心情,这很自然。

新京报:在你对子怡有比较深入的了解之前,对她的第一印象是怎样的?

汪峰: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和直接感受。在我对一个人不了解、又没有接触她的时候,我不会对任何一个人作出评价。不光是她,而是所有的人。我们不可以人云亦云,那样太不负责了。

公开私事——以尊重开始,以尊重而终

新京报:两个人的恋情并没有在曝光后第一时间公开,你之前的顾虑有哪些呢?

汪峰:我没有顾虑,因为这是我的私事。中国如今到了一个特别注重隐私,但又极其不注重隐私的境地。当他需要隐私的时候,他会告诉所有人,应该尊重我;当他特别好奇并且想窥探他人的时候,尊重别人的隐私就被遗弃了。这是一个充满矛盾的时代,其实大家真正关心的还是自我。尊重自己的方式。我今天以特别诚恳的态度面对你来做这个采访,这是我的一个判定,并且我来就已经表明我会诚恳地和你沟通。一切都是以尊重开始,以尊重而终。

爱情要素——发自内心的理解和相伴

新京报:子怡在你眼中是个怎样的人?

汪峰:她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儿,同时也是由内而外美丽成熟的女人。

新京报:此前高圆圆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提到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因素,是忠诚、对爱人的体贴以及价值观一致。这几点在您的认知范围内,排名的先后是怎样的?

汪峰:我觉得这几点对所有能在一起的恋人来说都是重要的。价值观不相同,最终无法走到一起,没有忠诚的话就别聊了,体贴那是爱的本能,如果爱里面没有体贴的话,请问这个爱和不爱的区别在哪儿?再有,发自内心深处的理解和相伴,我觉得这个是非常重要的,这是很难做到的。相伴可以指从头一秒到一生,也可以是好的时候同甘,坏的时候共苦。放到我们这些公众人物的身上,这一点就更难,更可贵,更不容易。

新京报:子怡之前的影视作品你看过吗?

汪峰:看过。

新京报:她的银幕形象,哪一个是你印象比较深的?

汪峰:一个人的职业性,一个人是否在他(她)的专业领域有不懈努力的态度,这也反映出他(她)的精神世界和对自己的要求。事实上,子怡在她的专业领域里面就是一个非常专业出色的演员。《一代宗师》的宫二是她人生感悟、年龄阅历、演技等等融会贯通的一次展现,没有痕迹,但又充满灵魂。

【新专辑】 这个时代的中国人是“彷徨”的

“历时52个城市的足迹;76首歌的筛选;128天的制作;518天的创作;686天的等待;15200字的创造推翻与重塑;17906小时的悲喜生活……一切谎言与喧闹都是徒劳,只有音乐会永存!谨此献给全体迷惘却坚强的中国人!”12月2日,汪峰通过微博发布新专辑《生来彷徨》并留下这段话。在他看来,“彷徨感”是继上一张专辑提出的“存在感”之后,又一个大家需要去面对的话题。

新京报:听到《生来彷徨》第一首歌《一起摇摆》时,感觉回到了早年的磁带时代,这会是被安排在A面打头阵的作品。在排序上是否有这方面的用心?

汪峰:我每张专辑的第一首歌都会是比较重、速率比较快的,作为一张专辑的一个开始,这是我喜欢的呈现方式。《一起摇摆》的旋律方式在我过去的歌里也不多见,它基本上是以布鲁斯为基础的,旋律又很简单。我觉得它比我过去专辑的每一个第一首都要更上口、更易懂。布鲁斯风格的作品很多,只是我用了现代的编配手法,里面电鼓、吉他成分很多。我需要它具备流畅性,但又不只是像一首口水歌,一定要很摇滚,有爆发力。

新京报:你的上一张专辑中收录了26首新歌,只隔了两年,这次新专辑又收录了19首新歌,你创作出这么多首作品,但在当今信息爆炸的大环境中,作为听者,也许只能吸收其中很小的一部分,你怎么看?

汪峰:没关系。如果一个人的听歌习惯是挑着听,无论你给他十首歌还是四十首歌的专辑,他都是要有选择的。这一点上,我无所谓。我做音乐不是为了别人,我可以选择只出单张,但我个人认为,这些歌曲不能再减了,因为它记录我这两年的所有想法,一定要是这个数量的。

新京报:你这两年最想表达的核心理念是什么?

汪峰:就是这张专辑的名字“生来彷徨”,我想不光是我,可能更多的中国人现在都处于这个阶段:生活比过去好多了,但事实上,对很多东西存在不确定性,缺乏安全感,对自己的期望值很高,但现实又与梦想落差很大——这种东西始终存在于我们心中。普通老百姓幸福感和满足感少,这才是我们最重要的一个问题。这一切,它呈现的一个状况:在这个时代的中国人是彷徨的。

新京报:“彷徨”这种词相对来说比较抽象,可否解释一下,比如,是否有一些具体事件引发了你这种感触?

汪峰:太多了,生活中几乎所有的事情都在讲明这一点。可以这样说,“彷徨”这个词,搁在全世界范围,绝大多数国家可能不适合,但我觉得在中国是适合的。就像上一张里《存在》那首歌,太形而上了,但是对于中国人,“存在感”难道不是一个特别重要的话题吗?也许你几乎不去触碰,但事实上它非常重要。

“生来彷徨”是继“存在感”之后,下一个会被意识到的问题。我只是想通过这张专辑呈现生命本质的状态,其实它并不晦涩,你只有认识到当代中国人内心普遍存在着彷徨感,才会真正想明白:只要你活着,还是希望能更快乐、更接近光明。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责任编辑: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工作邮箱 联系我们 意见反馈 笔者投稿 不良信息举报